苏彤沫_苏贞沫_苏端贞_苏端涵_苏端莹_苏端琳_苏端倩_苏端晴_苏夕珍_苏晗贞_苏庄沫_苏庄淑_苏庄贞_苏庄晗_苏庄茜_苏娴沫
欣儿

“小的时候,欣儿天赋未显,相貌平平,江辰哥哥不一样也没有嫌弃我,依然每天都教欣儿淬体拳法?现在欣儿回报江辰哥哥又什么不好吗。”江欣儿却摇了摇头道,神情中满是对童年的憧憬。

江辰无奈的笑了笑,小的时候江辰是天才,江欣儿还是一个小女孩,经常受到同龄人欺负,只有江辰愿意站出来保护她,给她安全感。

没想到现在,曾经的小女孩已然代替他成为家族最杰出的一人。

“欣儿妹妹,你和这个废人有什么好说的,不如我来陪你吧。”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突然从旁边响起。

看着来人,江辰握紧了拳头,面色变得凶横了起来:“江林,我和欣儿之间谈话,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插嘴了。”

江欣儿脸上也面露不满之色,她最讨厌别人打断她和江辰之间的谈话了。

江林脸上拂过一丝怒容:“江辰,我今天过来就是为了提醒你一下。这练武广场,你以后还是不要来的好。”

“哼,笑话。练武广场乃是江家的共有场所,你算是哪根葱,这里轮得到你说话吗?”江辰不落下风的回复道。

“实话告诉你,是老子不想看见你,从今往后在练武场见你一次,打你一次。”江林态度嚣张,浑然不将江辰放在眼中。

江辰握紧拳头想要反击,但无奈自己的实力停滞不前,根本没有十足的把握胜过面前的江林。

在武道一途,一开始分为九重天,前三重淬体,到了第四重便会诞生自己的第一缕真气,一身实力将会发生质变,而第四重才算是真正的踏入武道的大门。

眼前的江林便是武道第四重中期的高手,他的体内已经诞生了属于自己的第一缕真气,一个人能够对付数十个武道三重的高手不在话下。

而江辰,在三年前便触碰到了武道第四重的契机,本想进入星语山脉寻找突破的机缘。

却在回来的时候灵脉尽失,永远的失去了诞生真气的机会。

现在实力停滞不前的江辰,已经开始被当年甩在身后人纷纷反超,曾经的天才已然成为了永远停留在武道三重的废天才。

“怎么?想要打我,还以为是三年前呢?那个时候你就是天上的皓月,而我甚至连星星都算不上,现在嘛,你连给我提鞋都不配了。”江林看着江辰的动作哈哈大笑道。

“就算是现在,你也依然连给江辰哥做星星的资格都没有。”江欣儿面色微怒,极为霸道的说道。

江林看着江欣儿的反应,更加感到愤怒,朝着后面的江辰喊道:“江辰,如果你是个男人,就不要站在女人后面。畏畏缩缩的,算个什么男人。”

“三年前的时候怎么不见你说这番话?”

“江辰,一月之后就是族内考核之日了,届时,所有未能达到武道四重的人都将失去继续在族内修炼的资格,将会被外派到族外为家族打理生意,到时候你和欣儿就是天差地别的两人,靠着小时候的一点惠及,想要癞蛤蟆吃天鹅肉你就别想了。”江林见势不对,立马转移话题道。

“修炼之道,厚积薄发,一个月之后,我会让你知道谁才是真正的癞蛤蟆!”江辰面色不变,双目坚毅的说道。

“哼,看你能不能熬到那时候了!”江林冷哼一声,贪婪的看了一眼江欣儿便转身离去。

“江辰哥哥,欣儿相信你一定会重拾往日的光辉的,这瓶灵液你先拿着,欣儿不打扰你修炼了。”江欣儿说完,便如同精灵一般飘然离去。

江辰拿着手中的灵液,知道江欣儿是为了避免江辰不收而离开的,不由的感到一阵心暖。

回到自己院落之中,江辰呆呆的望着天空,心中似乎在思考着什么。

良久之后,江辰在呢喃道:“吞天决,吞天决,我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能达到标准啊!”

说完,江辰站起身来又开始练起了淬体拳,纵然拳法早已经熟练,但江辰依然一遍又一遍的苦练着,一点也没有松懈。

直到又练习了十遍之后,江辰感觉身体已经疲倦的不行,刚想停下,但脑海中浮现出一副绝美的面孔,这才咬咬牙又坚持了下来。

在带着疲倦的身躯打完第十一次之后,江辰的身体感到前所未有的通透,哪数月未进步的身体居然有了一丝变化。

“难道说,要这种突破极限的练法才对身体有效果吗?”

在数月之前,江辰练淬体拳便已经没有了丝毫的效果,整个身体的强度更是无限接近于武道四重,但却依然没有达到吞天决的要求。

现在看来,或许只有突破普通人的极限,达到一个更高的层次才能满足修行吞天决的要求。

“如此说来,那么现在就是最好的修炼时机,为了欣儿,也为了我,我是不会放弃了。”

说罢,江辰又咬着牙开始打起了淬体拳。

这一次,江辰感到整个身体四周传来了无数的痛感,这种感觉就像是上万只蚂蚁同时在撕咬江辰的身体一般。

纵然是如此,江辰依然没有放弃,死命的咬着牙坚持着,双目更是透露着一种可怕的坚毅。

又一遍打完,江辰就仿佛是从江河之中游了一圈一样,浑身上下全都被汗水湿透,地上更是流出一地的水。

“再来!”

纵然是身心俱疲,江辰依然没有放弃,那把浑身酸痛也在一遍又一遍的坚持,江辰知道只有现在的坚持才有意义,才能真正提高自己。

又练了两遍之后,江辰无力的瘫倒在地上,全身上下传来的痛苦足以将江辰整个人给撕碎!

正当江辰快要晕过去时,在江辰的面前却闪过一道金光文字,在看到金光之后,江辰体内的疲惫也被瞬间一扫而空。

以天为灵,以地为脉,吞噬天地,唯我独尊!

“这是吞天诀心法?终于达到标准了吗?”江辰带着一丝放松的笑容说道。

三年前的那一次星语森林探索,正是这份吞天口诀摧毁了江辰那强大的天品灵脉,并且要求江辰日复一日的炼体,以达到吞天决的最低标准。

而灵脉一般分为天、地、上、中、下,天品最高,下品最低,据传在天品之上还有圣品,不过圣品在这个世界几乎都是传说一样的存在,地品在浑江郡都是数十年一出的稀有品种。

如今,江辰的身体强度终于达到了标准,让吞天决得以启动。

江辰看着口诀,只一遍就已经完全记下了所有的内容。

“好霸道的吞天决,居然能够吞噬天地万物之灵为自己塑造灵脉。不知道吞噬了天地,最后会得到一个什么品阶的灵脉。

不过这吞天决似乎只是一份辅助功法,并不是主修功法,等将来突破到武道四重之后还需要再找一本主修功法。

不管了,还是先补上自己的灵脉吧!”

江辰在自己的院落之中盘膝而坐,开始运转着吞天决的心法。

不一会儿,江辰的表面便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虚空之口,这个虚空之口出现的瞬间,天地都为之微微变色,似乎在害怕它的成长。

当江辰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,他的面前不再是一片真实的世界,而是一片布满灵气的世界。

世间上所有的万物在江辰的眼中,都以灵气的形势展现了出来,灵气多的则浓郁成一块,少的则薄薄的看不清。

江辰扫过周围,发现远方有一处灵气极为充裕的地方,在哪里的灵气超越整个江家的总量。

“嗯?那里是江家内院,似乎是太上长老闭关的地方,没想到灵气居然如此的充裕。”

随即江辰摇了摇头,太上长老闭关的江家内院只有江家长老和家主才能去,哪怕他身为嫡系也难以进去。

从灵井里面散发出了大量的灵气,这股灵气的浓郁程度在江家之中仅次于太上长老的内院。

“我院内的灵井怎么会有怎么浓郁的灵气?”

想罢,为了探索原因,江辰直接顺着灵井开始慢慢的朝着下面爬了下去。

灵井的最下方是一片清澈的泉水,江辰的日常用水便是从这口井中取的。

而灵气源却并不是从水中发出的,而是从水下发出的。

江辰屏气凝神,一个猛子直接扎入了水中,慢慢的朝着水下潜去。

游到一半时江辰发现,灵井下面的水域极为的宽广,比一般的井水可要宽广的多。

此时的江辰唯有顺着灵气发出的方向,缓缓的游了过去。

很快,江辰便再一次的潜出了水面。

“没想到我的灵井深处居然还有这么一块宝地,此地的灵气浓郁程度足以比的上太上长老的内院了。”

在空地的最前方,江辰发现了一具淡金色的白骨,白骨上散发着极为浓郁的灵气,甚至比天上长老的院落还要浓郁几分。

“不知道白骨能不能吞噬,且让我试一试。”

还未等江辰考虑,那道白骨居然开始主动朝着江辰上方的虚空之口飞了过去,径直的落入虚空之口的内部。

紧接着,江辰似乎听到了一阵咀嚼的声音,那是骨头被嚼碎的声音。